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2021-07-17 00:23发布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日客流量过万的公共场所没有产房,会被罚款;女性员工可在产假结束后与用人单位协商,再次申请哺乳假;母乳喂养者可以获得补贴...

今天上午(10月29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广州市促进母乳喂养条例》(以下简称《促进条例》)。根据《广州市地方性法规条例》,《推广条例》应在15日内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批准后实施。

据广州市人大代表、律师雷建伟介绍,《促进条例》是中国首部与母乳喂养相关的地方性法规。

为此,新京报记者与雷建伟、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进行了对话。前者负责立法的初步调查研究,2019年1月,会同73名代表提出《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后者推动了立法,见证了立法的全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过程。

被束缚的不是妈妈,而是母乳喂养的推动者

新京报:《促销条例》关注哪些问题

雷建伟:这个法律是为了全社会形成一个有利于和支持母乳喂养的环境。

例如,政府是否对母乳喂养问题进行宣传,是否对捐赠母乳的母亲提供补贴,是否对社会服务措施和单位履行监督职责;医院是否推广奶粉,开设门诊,教妈妈如何母乳喂养;用人单位是否保证员工的产假和哺乳时间

具体来说就是三个抓手:母婴室、母婴舱(单位母婴设施)、母乳库。以产房为例。在社会上许多公共场所,如百货公司、公园、火车站等,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或日人流量超过1万人的地方,应建设产房,让妈妈们可以安心入住。家。你可以有尊严地喂养你的孩子。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9月18日,广州天河公园一角的产房。新京报记者梁静怡摄

刘梅:这个规定是为了建立支持母乳喂养的制度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母乳喂养不是母亲的私事。 2016年,广州市启动母婴室三年行动计划。我们与很多妈妈交流,发现她们并不是不愿意母乳喂养,而是因为很多客观因素,比如产房不够,工作中母乳喂养时间没有保障。这项法律是为了帮助母亲实现她们的愿望。

新京报:有人质疑该规定是否会强制母乳喂养并歧视非母乳喂养的母亲

雷建伟:这是一个误会。 《促进条例》不强制任何妈妈进行母乳喂养,妈妈也不是本条例的对象。它限制和规范了政府和医院等母乳喂养的推动者。

刘梅:其实在9月底的二审中,有一个关于“妈妈应该母乳喂养”还是“鼓励妈妈母乳喂养”的讨论。 “应该”是强制性的,而“鼓励”是引导性的。

支持“应该”的人认为,《妇幼保健法》的实施规定国家提倡母乳喂养。母亲是母乳喂养的第一责任人,因此合格的母亲有义务进行母乳喂养,婴儿获得母乳喂养是他的权利。

支持“鼓励”的人认为首部母乳喂养法规,现阶段母乳喂养不应成为母亲的法律义务。母亲有选择的权利,法规不应剥夺或干涉。如果用“应该”,有的妈妈会反感。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二审后,主要讨论了这件事。全国人大做了大量工作,开展了民意调查。最后声明是“在婴儿出生后的前6个月,提倡纯母乳喂养,但不具备母乳喂养条件的除外。对于6个月至24个月的婴幼儿,辅以其他食物。鼓励母亲继续母乳喂养。”

新京报:《促进条例》也首次涉及母乳库,在全国相关规范性文件中尚属首次。

雷建伟:因为广州有全国第一家母乳库,历史最悠久。我们希望通过这个规定,可以从法律层面确认母乳银行,让财政资金能够支持,医疗机构也会认为母乳银行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

母乳喂养环境亟待改善

新京报:2017年妇幼保健法实施办法新增母乳喂养内容; 2016年,苏州市政府以政府法规的形式制定了《苏州市公共场所母乳喂养设施建设推进办法》,以宣传母乳喂养的内容。这次广州怎么样

雷建伟:这次在广州,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通过了地方性法规,而不是政府制定的法规。

相较于母婴健康法只规定原则,《促进条例》的内容更加具体,更容易实施。苏州政府制定的关于产房单一问题的规定不如《促进条例》有效,也没有强制性内容。

新京报:是否有必要制定地方法律来促进母乳喂养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雷建伟:原因之一是目前的母乳喂养环境有待改善。

在第三方调查中,职场妈妈需要在单位挤奶,下班回家。只有 3% 的有母乳喂养母亲的雇主拥有母乳喂养室,85% 的母乳喂养母亲只能在浴室或无人值守的办公室挤奶。在卫生间臭气熏天的环境里一两次,有些妈妈可能会想,以后如果给孩子留口粮,还是吃奶粉比较好。

刘梅:1990年代,我国大力提倡母乳喂养。当时,我在广州市委宣传部工作。我每天拿着表格去各个医院打分,看看我是否符合“爱婴医院”的规定,提倡母乳喂养。后来,母乳被奶粉取代。宝宝在医院出生后首部母乳喂养法规,奶粉商业协会免费赠送了一罐奶粉。有的奶粉公司标榜母乳喂养只有在6个月内才有意义,然后就没有意义了。你应该喝奶粉。这种宣传造成的误解还是挺大的。

2018年,妇联委托第三方机构对20-50岁已婚女性开展母乳喂养在线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母乳喂养的意识并不乐观——知道宝宝出生后半小时内应该是第一个,这次只有24%的人吸过乳头。

2016年公共场所产房计划实施后,听到很多妈妈的困惑,认为需要一个法规来推动,这对健康中国和国家人口政策也很有意义。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2018 年 8 月,广州 19 位带娃妈妈参加了母乳喂养快闪慈善活动。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京报:《促进条例》在立法和推广过程中是否存在困难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雷建伟:其实人大立法是非常困难的。广州社会经济板块如此之大,很多部门都希望通过立法来推动各自领域的工作。

刘梅:实际推广中确实存在一些困难。例如,规定要求医院设立母婴室。一些医院院长说,我们医院系统都是女同性恋。从人数上来说,一定要建母婴室。

其实她并不明白,虽然设立产房是规定的硬性要求,但可以因地制宜。例如,产房有基础版、标准版和升级版。比如在机场,产房是高端版,面积100多平方米;医院不一定要按照人数来建。老城区的社区医院里,有基本版的产房,只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有私人空间。 .

一些学校领导认为,法规要求员工延长哺乳假。他们问我,学校都是女教师,你知道我的工作压力有多大吗如果我有第二个孩子,母乳喂养并且不上班,我该怎么办谁来赔偿我们的损失他们认为,该法规为了保护妈妈们的利益,会侵犯一些公司的利益。

但在休假问题上,规定规定,母亲休6个月的哺乳假后,如果休6个月的哺乳假,可以与用人单位协商处理。并没有完全强迫谁来做。

新京报:这些怀疑者能被说服吗

刘梅:因为广州市人大领导和大部分常委明确支持,我们会放大支持的声音。媒体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今年的母乳喂养快闪事件,很多媒体都有报道。质疑的人可能会认为媒体对这件事情的认可度很高。如果我个人仍然质疑,它是否有点次主流态度可能会有一些变化。

如何保证法规的实施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新京报:现在通过的条例和原稿有什么不同吗

雷建伟:还有不少。例如,草案第5条要求政府对母乳喂养的母亲给予适当补贴,但二审稿被删除。因为市人大常委会认为这在实践中很难实施,所以你无法确认你妈妈是否真的在母乳喂养。

草案还有第18条,禁止医务人员使用人工奶嘴或奶瓶作为母乳喂养新生儿的被子,后来被删除。本文原借自一些国家行业规定。调查中,也有不少妈妈认为,宝宝用过安抚奶嘴或奶瓶后,会觉得奶瓶很轻,容易吸吮,吃母乳要吃力,不愿意吃。

但是后来医院的产科主任和护士长都说这种规定在实际操作中很难,所以这篇文章被撤了。

广州通过《母乳喂养促进条例》捐献母乳者获补贴

10月18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母乳库外景。新京报记者梁静怡摄

新京报:如何确保法规得到落实

刘梅:中秋节的时候,白云区的一个计划生育干部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妇联说中秋节和国庆节他们会来并安静地检查产房。请注意。他开玩笑说你看你又在炫耀了。

这是我们的监控方法之一。市妇联聘请了慈善组织“母乳之爱”的25名妈妈团队随机走访,专门发表意见。比如,妈妈们会去看看产房的桌子有没有尖角,换尿布的地方有没有系安全带。他们每年都会发布大量的报告,一旦提出意见就会发出通知。市妇联将与商场、单位、公园负责人等产房管理人员进行沟通,要求其改正。改正后,妈妈们会评价。

新京报记者梁静怡

华轩编辑,付春燕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