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2021-07-17 00:23发布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从2019年初开始,立法程序以代表联合签署法案的方式进入立法程序。经过三轮审议最终投票,整个立法进程非常迅速,仅用了9个半月,即287天。

全国首部提倡母乳喂养的地方法规正式出台。 《广州市促进母乳喂养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10月29日表决通过。11月29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一致通过《条例》,确定于2020年3月1日正式实施。

从2019年初开始,立法程序以代表联合签署法案的方式进入立法程序。经过三轮审议到最后表决,整个立法进程非常迅速,仅用了9个半月,即287天。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告诉南都记者:“这似乎是在快车道上。”

长期关注母乳喂养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进表示:“很高兴看到广州在立法保护母乳喂养方面迈出了第一步。希望更多和更多更多的各级政府将参与进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正在努力提高我国的​​母乳喂养率,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

74名广州市人大代表提交提案

2019年1月,广州市两会期间,74名广州市人大代表联合提交了《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雷建伟是这项提议的牵头人。 He is a lawyer of Guangdong Nuochen Law Firm and was elected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Guangzhou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in 2007. His other title is the first chairman of the Breast Milk Love Charity Service Center.

跨界身份让雷建伟成为推动母乳喂养立法的关键人物。为提交提案,雷建伟亲自带了律师事务所的十多名律师和“母乳爱”执行团队的执行团队,拜访了全国多位专家。一份多达 800 页的研究报告。

这份《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令人“不爽”,成为2019年广州两会通过的唯一议案。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广州母乳爱心公益团队。

该法案还包括《条例》草案,共49条。虽然最终通过的《条例》只有27条,“总体差别不大”。 “它似乎缩短了近两倍,但有些术语是整合在一起的。”雷建伟说。

有两个新内容让雷建伟印象深刻:一是产假满了,妈妈可以休哺乳假到宝宝一岁。 《条例》规定,“女职工享受全额产假且有实际困难的,经申请并经用人单位同意,可以休哺乳假至婴儿满一岁。哺乳假期间的工资福利由协商确定。双方。”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创造,之前没有其他地方做出过类似的规定。”雷建伟说。

第二个是关于母乳库的。最终版本增加了对捐赠母乳的母乳喂养妇女进行某些营养补贴的规定。

《条例》还对医疗机构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雷建伟表示,在此前的调查中,部分医院无法做到“母婴同房”,但现在这已成为法规的强制性要求。今后广州各医院都要落实。

实行母婴24小时同房,即母婴24小时待在一起,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促进成功母乳喂养的10个重要经验之一。 《条例》第八条规定,从事助产技术服务的医疗机构应当实行母婴同室,但需要与新生儿分开治疗或者护理的除外。

但是,在立法过程中,遗憾是必不可少的。草案中“禁止医务人员使用奶瓶、安抚奶嘴作为被子”的条款因难以执行而被删除。而“告知妈妈使用奶瓶、人工奶嘴和奶嘴的风险”也是10项体验之一。

从零开始的母乳银行

其实,在人大代表提交议案之前,民众的呼吁和行动就已经开始了。

居住在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广州的电台主持人徐亮是母乳喂养的发起者之一。这是中国首个倡导母乳喂养、捐献母乳治疗重症儿童、推动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的公益项目。

2012年,徐亮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发现身边的朋友和社区的妈妈们并不了解母乳喂养的知识,母乳喂养者在当今社会已经成为少数群体。她开始参与母乳喂养宣传。有一次,朋友告诉她,广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正在建设中国第一家母乳库,“去看看,说不定你能帮上忙。”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徐亮和她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一周后,徐亮去了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母乳库负责人刘锡红医生告诉她,母乳可以作为治疗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危重儿童的药物。临床可治疗早产儿、极低出生体重儿、严重营养不良、败血症、化疗后儿童、乳蛋白等。过敏儿童。

但让刘医生感到沮丧的是,她调查了 300 多名刚分娩或正在哺乳的母亲。如果有更多的牛奶,只有 25.1% 愿意捐赠,如果他们的孩子生病了,他们会接受。仅占他人捐赠的牛奶的百分之几。

许良义意外成为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中国大陆第一家母乳库的001号母乳捐赠者。就在她捐献母乳一周后,一名10个月大的孩子因肠道手术后伤口无法愈合,严重营养不良,身体状况不佳。医院专家决定给孩子尝试母乳喂养,看他能否耐受,然后再增加奶量。

结果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这个曾经重病的孩子两周内长了三公斤肉,比普通孩子的生长速度快了九倍。最后,他有幸化危为安。这让徐亮发现,“母乳不仅仅是给孩子的,营养有时甚至意味着生命。”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许良义意外成为大陆第一家母乳库001号母乳捐赠者。

2013年5月20日,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母乳爱心志愿者服务队在广州成立。 2014年国庆节前,徐亮在微博上收到求助请求。一位80后的妈妈,在孕中期生了一场大病,紧急剖腹产,给了小信纸,却在小信纸的第十天,她的妈妈来到了这个世界。不幸去世了。她最后的愿望是母乳喂养她的孩子。

收到求助请求,母乳之爱发起了妈妈的号召。全国多位爱心妈妈报名加入卫报信纸爱心妈妈群。最终,7位体检合格的妈妈被选中,并被指示为她们的孩子捐献母乳。孩子从广州返回珠海后,母乳爱华和快递公司开通了小信纸跨城快递专线。快递公司每个月都会派专车和专用制冷设备来回400公里,先是到广州的几个妈妈家。收集母乳,从广州送到珠海小信纸家。

小信纸的爱心母乳线持续了八个月多。母乳之爱向信纸送去96295毫升母乳,是近200公斤的珍贵口粮。

广州市妇女儿童中心母乳库是全国第一家母乳库。至今已运营6年,运营资金主要依靠自筹资金和社会资金。截至今年4月,广州市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母乳库已收到850名志愿者捐赠的188.500万毫升有效母乳,免费收治了445名早产儿和重症儿童。

徐亮告诉南都记者,到目前为止,母乳之爱已经在全国资助了7家母乳库。

现在,《条例》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医疗机构设立母乳库,并规定政府为母乳库的建设、经营和管理提供资金保障。雷建伟说:“相信广州第二、第三家A母乳库就在眼前。”

来自私营部门的当地法规

除了组织母乳捐赠救治重症儿童,母乳之爱和广州市妇联还用了三年时间在广州推进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

2019年11月14日,在南非德班召开的世界都市协会大会上,广州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成为“公共空间与人口统计”主题的中国案例。挑战”。

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在会上分享了广州的经验。她说,广州推进母婴室重要公共场所的覆盖,“让妈妈们出门有尊严地哺乳”。

回到2016年,联系妇联的李明副市长特别关注媒体对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的关注和热烈讨论,并要求广州市妇联研究这个问题,然后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研究。率先以“三化”(政策化、标准化、信息化)推进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和管理,实现三年内建成800多间母婴室的目标。截至今年11月底,广州已建成公共场所母婴室963间,超额完成三年建设任务,成为全国首个重点公共场所母婴室全覆盖的城市。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广州公共母婴室。

这批建设单位大多以“劝说”的方式自愿参与,妇联是主要推动力。 “广州市妇联为我们与政府合作开辟了最后一公里。”徐亮说,如果只是民间组织的代言,那可能只是代言。母乳喂养参与制定母婴室标准。妇联的合作告诉我们,只有政府更积极地介入,才会有更多的政策落地。

经过三年的努力,产房项目的成功让徐亮看到了广州推进公共政策的魄力。三年来,广州已建成963间母婴室,已经具备一定的基础。

2018年5月,有法律背景的母乳喂养妈妈彭璐瑶加入母乳喂养,成为志愿者。和徐亮聊天时,第一个议案是,是否通过制定地方法,调动政府、医疗卫生机构、工作单位、家庭等资源,建立全社会参与的母乳喂养支持体系。社会。

彭璐瑶自己也亲身体验过母乳喂养的尴尬。被质疑不喝牛奶,喝“牛奶汤”,一味禁忌,被说生气会使牛奶中毒。后来,她花钱学习了母乳指导课程,了解了哺乳的原理,掌握了母乳喂养的技巧。从此,她开始为社区里的其他妈妈解答问题。

徐亮和彭璐瑶的想法不谋而合。 “公共福利的最高层次是政策宣传,而最有效、最有影响力的政策宣传方式是立法,只有立法才能保护最广泛的人群。”这是整个母乳喂养团队的信念。在广州六年的精耕细作,推动了社会对母乳喂养的重视,也初步建立了母乳喂养的基础硬件。徐亮认为,广州已经具备了母乳喂养立法的大环境。

“啊,这件事需要立法吗”

与团队初步讨论后,他们立即找到了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一开始,连刘梅都觉得两人有些异想天开,“啊,这事需要立法吗”经过三个月的反复争论,双方一直在讨论是否需要立法。

经过反复思考,刘梅认为,母乳喂养立法可以通过立法来巩固、推广和复制好的经验,实践中已经出现的问题也可以通过立法来规避。这件事值得做。

至2018年9月,母乳之爱正式制定母乳喂养推广规定。母乳爱董事长雷建伟成为母乳喂养促进条例项目负责人。广州市妇联全额资助雷建伟的广州母乳喂养立法研究经费。

经过三个月的研究,团队制作了近800页的研究报告和经过数十次修订的《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条例(草案)》。

在此之前,苏州市以地方政府法规的形式出台了《苏州市公共场所母乳喂养设施建设推进办法》,对公共场所产房建设进行了规范。但在国家层面,并没有专门的母乳喂养立法,保护母乳喂养的内容分散在《妇女权益保护法》、《母婴保健法》等法律中。

在妇联的支持下,广州市母乳喂养促进立法趋于稳定。提案提交前,雷建伟通过广州市妇联将征求意见稿送至广州市20个政府部门征求意见,其中17个部门以书面、电话或短信方式作出回应。这个过程模拟了部门提案和立法的链接,让团队在前期反复提高草案质量,减少后面的摩擦。

“立法不容易,一开始听说很多人觉得是小事,发几篇文章宣传一下,值得立法吗”徐亮说。

与政府法规相比,地方人大可以制定地方法规和处罚措施,实施的连续性更好,推动作用更大。

根据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政府组织法,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十名以上代表可以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提出属于本级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的提案。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决定是否列入大会议程,或提交有关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是否列入大会议程的意见首部母乳喂养法规,由主席团决定是否列入大会议程。会议议程。

全国首部促进母乳喂养地方性法规出台74名广州人大代表提交议案

公共母婴室。广州市推动产房覆盖重要公共场所。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说:“广州让妈妈们出门有尊严地哺乳。”

“我们的提案提交市人大代表后,市妇联主席正在积极推进议案审议和常务委员会的全过程。市妇联在这项立法中的作用是领先者。”雷建伟告诉记者。徐亮也认为,立法之初刘梅的推动和劝导,对这部法律的制定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也是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她记得2019年初广州市人大在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召开。一天晚上,他们被通知返回越秀区市人大召开提案审查委员会会议。

当晚,卫健委等多位政府工作人员参加了此次活动。 “大家议论纷纷。”刘梅回忆道。还有人跟他开玩笑说,母乳喂养的私事要立法,以后怎么执法

刘梅很高兴地向委员们解释,促进母乳喂养立法不是规范个人和家庭,而是倡导政府和社会建立母乳喂养支持体系。

“很多人第一眼看到这条法律的名字会产生误解,但一解释就明白了。”刘梅特别感谢广州市人大的领导、法工委的领导,尤其是不到一年前新成立的社会建设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正是他们的信任和理解,再加上非凡的工作,才促成了这项立法。成功。

在中国生育政策不断调整和重塑的新时代,这部法律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 “小规模立法,自下而上,以代表法案的形式推动立法,也反映了公众的需求和呼声。”刘梅说。

打开立法之门

立法过程虽然历时不到一年,但过程并没有太多波折。经过广州市人大代表的三轮审议,法律也被逐字提取。

在徐亮看来,母乳喂养的核心部分写在了最终的法律中。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最早提交给市人大的草案之一是鼓励妈妈们纯母乳喂养到宝宝6个月大,然后添加辅食继续母乳喂养到宝宝两岁。其二,有学者表示,《条例》中应使用“应当”一词,而不是“鼓励”一词。

对于这个词,各方展开了争论。广州市人大召开协商会议,邀请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各界人士发表意见。还组织了妈妈们的专题讨论会,甚至进行了民意调查。

民意调查结果发现,“‘鼓励’的人占多数。”新生儿科医生李志彪出席了听证会。他非常赞同应动员全社会支持和提倡母乳喂养。立法是最有力的环节。但他认为,需要考虑一些妈妈的实际情况,比如某些客观因素(乳房状况不佳、自身疾病)等,实现纯母乳喂养确实是不可能的。立法时,应避免给他们戴链子,不让他们受挫,还要承受不必要的道德谴责。

最终通过的《条例》使用了“促进母乳喂养”的表述。让雷建伟兴奋的是,《规定》将极大地促进母乳喂养公共设施的进一步完善。

在《条例》中,列举法和一般法都对医疗机构进行了明确规定;火车站、轨道交通换乘站、长途客运站、高速公路服务区、机场等公共交通场所;图书馆; 、博物馆、文化馆、美术馆、职工文化宫、青年宫、市民活动中心、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体育场馆、书店等公共文体服务场所等,建筑面积为一万多平米或日人流量一万人以上,宜建母婴室。

《条例》还明确处罚措施,“公共场所建设单位未按照规定建设产房的,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给予警告。逾期不改正的,处2万元的罚款,5万元以上的罚款。”

“建产房的投资一般不低于2万元,也就是说不管你建不建都要花这笔钱。违法成本高,最终希望大家自觉建.”雷建伟说。

在起草本条例时,雷建伟团队作为起草人,建议卫生行政部门负责主要监督实施工作。最终的《条例》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属于政府序列)在促进母乳喂养方面的责任。

作为市人大代表,他也肩负着监督执法的责任。雷建伟计划与“母乳爱”团队一起组织一次全市宣教活动。 “法规涉及的相关方,如医疗机构、用人单位、公共场所等首部母乳喂养法规,都将是我们要宣扬的地方。”

徐亮认为,广州的立法也会促进其他城市或省份的母乳喂养。 “一旦第一个城市打破冰点,就会有第二个和第三个。”

采写:南方都市报记者吴斌北京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