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内容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其他 0 188
生成海报
怀里藏娇
怀里藏娇 2021-07-17 00:34
阅读需:0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雷帝网、雷建平6月30日报道

滴滴(股票代码“滴滴”)今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价为14美元,处于13-14美元的发行区间上限。按发行价计算,滴滴的市值约为670亿美元。

滴滴此次增发2.880亿ADS股份,意味着滴滴本次募资总额达到40亿美元。如果承销商全面行使超额配售权,滴滴的融资额有望达到46.40亿美元。

滴滴表示,募集资金的30%将用于在中国以外的国际市场拓展业务;约30%将用于提升共享出行、电动汽车、自动驾驶等技术能力;约20%将用于新产品的推出和现有产品品类的扩展,以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

滴滴今天的上市显得非常低调,没有内部庆祝或上市仪式。

年收入1417亿元

从成立到现在,滴滴也经历了9年的发展历程。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伟在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2012年北京的那个冬夜,下了一场鹅毛大雪,身上的外套根本挡不住寒风。 “我排着长队,很多人在等出租车。我冻得瑟瑟发抖。每个人都变得越来越焦虑。我从来没有考过驾照。这种经历是我和许多北京人的共同经历。然而,对于我,那天晚上很特别。实际上我并没有那么沮丧,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程维说,那一年,滴滴出行APP上线,目标很简单——减轻大家打车的痛苦。到2012年底,每天有10万名乘客在滴滴的帮助下叫车,包括我在内,他们可以轻松踏上回家的旅程,不感冒。

刘青说:“2012年,我带着三个孩子从香港搬回北京。孩子们很快融入了新环境,结交了新朋友,学习了新游戏,有了很多新鲜的事情要做.他们总是要在城里来回穿梭,但刚开始的几个月,没有车牌的我买不到车。那个时候,我们经常会在大雨或下雪的夜晚不知所措,因为我们买不到车。”

刘青也说:“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程维的,听他说滴滴,我确定这就是我想要追求的事业和生活。后来,我遇到了程维的家人,并下定决心他不仅是一个灵活聪明的人,而且是一个善良的人。我辞掉了当时的工作,一起开始了我们在滴滴的旅程。”

截至2021年3月,滴滴已在中国等15个国家的4000多个城镇开展业务,提供网约车、打车、网约车、共享单车、共享摩托车、代驾、汽车。服务、货运、金融和自动驾驶。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对于上述众多业务背后的商业生态,滴滴在招股书中将其概括为“四大战略板块”、“三大业务”和“双飞轮”。

其中,滴滴定义的构建出行未来的“四大核心战略板块”是共享出行平台、汽车服务网络、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

“三大业务”代表滴滴的收入构成,分别是中国旅游业务(中国网约车、出租车、代驾、网约车业务)和国际业务(国际旅游、外卖等)以及其他业务(共享单车和摩托车、汽车服务、货运、自动驾驶、金融服务等)。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聚焦建筑,提升主流人群影响力

滴滴还投资了北京、上海等中国一线城市的焦点大厦广告,以增加其在主流城市人群中的影响力。

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930亿,全球年度活跃司机为1500万。其中,从2020年3月31日到2021年3月31日,滴滴在中国拥有3.770亿年活跃用户和1300万年活跃司机。 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国旅游拥有1.560亿月活跃用户,中国旅游业务日均交易量为2500万。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2018、2019、2020年营收1353亿元,1547.860亿,1417.360亿;滴滴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为421.630亿元(约合64.350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04.720亿元。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2020年,滴滴三大业务——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将分别达到1336亿元、23亿元和58亿元。

其中,中国旅游业务和国际业务的平台收入从2018年的187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242亿元,2020年进一步增至347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6% . 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平台收入中,93.4%来自中国,6.6%来自国际。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2018、2019、2020年净亏损分别为149.790亿元、97.330亿元、106.080亿元(约16.190亿美元);滴滴2021年一季度盈利54.830亿元(约合8.370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39.720亿元。

滴滴2018、2019、2020年调整后EBITA(非GAAP)分别为-86.47亿、-27.64亿、83.81亿;滴滴2021年第一季度调整后EBITA(非GAAP)为54.650亿元,而去年同期为-11.510亿元。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然而,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仍处于经营亏损状态,经营亏损66.540亿元。之所以能实现盈利,主要是投资收益高达123.61亿元。

为什么司机抱怨滴滴抽高

2020年中国网约车业务EBITDA利润率为3.1%。

但是,作为一家外界熟悉的公司,滴滴总是受到司机和乘客的抱怨,尤其是那些总是抱怨滴滴价格高的司机。什么原因

滴滴出行CEO孙舒曾对滴滴打车“坡道”问题进行过解释,称2020年滴滴打车司机占应付总额的79.1%乘客。

旅客应付总额中剩余的20.9%,10.9%为旅客补贴折扣,6.9%为企业运营成本(技术研发、服务器、安全、客服,人力,行3.1%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构成占比

孙舒表示,确实有一些司机收入比较低的订单,比如上路订单;其中,rake超过30%的订单占总订单的2.7%,虽然类似极端条件下的订单占比不高,但确实给司机师傅带来了麻烦,很容易传播,让大家觉得滴滴的抽水率高于30%。

“我们正在继续调查极端订单的原因,尽量避免极端情况。遇到此类订单时,也欢迎司机通过意见收集渠道反馈给我们,我们会跟进核实。 "

滴滴还透露,司机和乘客有不同的定价规则。滴滴表示,订单匹配成功后,司机和乘客按照多带带的定价规则分别计算票价。由于不同城市、不同订单距离、时间长短、道路拥堵等因素,司机收入与乘客支付车费的比例也不一致。司机收入=司机份额+司机补贴。司机分享:包括每笔订单的基本收入和其他收入(乘客支付的动态调价费、派送费、感谢费、春节服务费等,全额支付给司机,平台支付空运补偿等)。

滴滴表示,互联网上已经有多种计算司机收入比例的方法。近日,收到个别司机的反馈和媒体报道“佣金高”,一般按照方法一或方法三计算。滴滴也解释说,在司机征求意见中,有高手问了这个问题:滴滴收了“高额佣金”,再补贴司机和乘客,何必花大量时间重新分配两次,何不直接降低“高额佣金”。

原因是为了激励司机在雨雪天气、早晚高峰、假期出行高峰以及需求旺盛的地区多开汽车接单。该平台将鼓励司机多工作,并通过补贴获得更多奖励。如果按照“均等”的原则,就意味着失去调节供需的灵活性,高峰期和热点打车更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难。

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

成立之初,滴滴压倒美团和字节跳动。但2018年,滴滴的发展遭遇严重挫折,发展速度逐渐慢于美团和字节跳动。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原因是2018年5月上旬,空姐李在郑州乘坐滴滴出行时被司机残忍杀害。短短三个月,温州又发生了一起“8·24”恶性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关注。

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是滴滴顺丰的产品设计理念有很大问题。比如郑州一名空乘人员死亡事件,大量乘客信息被泄露。

顺丰汽车事业部原总经理黄杰礼曾表示,与出租车、专车、特快列车不同,顺丰在政策上有很多优势,独特的社会性可以为这部分加分。 “以前你每天要在路上跑两个小时,这是对你生活的一种消耗,但现在你可以通过搭便车结识更可靠的人,并获得良好的社交体验,这成为一种收入.”

就像咖啡馆和酒吧一样,私家车也可以成为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平台。网约车业务应该是方便乘客和司机的业务,而不是与陌生人交朋友的平台。不过滴滴纽交所上市,在滴滴的产品经理把这个方向设计的游乐设施之后,可想而知,有多少刻意不可预知的人会遭遇这些悲剧。

在两场悲剧发生后滴滴纽交所上市,滴滴CEO程维和总裁柳青当时开始道歉,称“这几天,我们的心再次陷入极度的痛苦和煎熬中。短短三个多月,我们一直在平台上,在安全整改的过程中,悲剧再次发生。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总裁,我们感到非常悲伤和自责。虽然面对逝去的生命,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我们还是要向遇难者和遇难者郑重报告。遇难者家属,向大家道歉。对不起,我们辜负了大家。”

“六年前出发的时候,我们坚信可以用科技的力量让旅行变得更美好,但我们所经历的悲剧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缺乏敬畏。因为我们的无知和狂妄,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我们知道,归根结底,我们的野心掩盖了我们的初衷。”

程维和刘青表示,短短几年时间,滴滴一路狂奔,以激进的商业策略和资本的力量证明了自己。但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些虚名都失去了意义。许多同事开始动摇,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在做正确的事情。整个公司开始审视甚至质疑我们的价值观是否正确。每个人都陷入了自我反省、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情绪中。

“在这个悲伤的时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带领团队直面痛苦,承担责任,与时间赛跑,全力以赴解决问题,让初心回归,表达一份以这种方式悲伤。”

程维和刘青在滴滴提交招股说明书时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滴滴遇到了2018年最黑暗的时刻。滴滴遇到了最大的挑战,把一切都颠倒了。

“我们意识到滴滴的业务与其他互联网平台有着根本的不同。我们不仅将消费者与商品和服务连接起来,还要面对复杂的社会和不断变化的人性。我们平台的对象是人,他们是母亲、父亲、祖父、祖母和孩子。我们对他们的生命负责。”

程维和柳青表示,滴滴做了一个艰难而正确的决定。 “我们不惜以牺牲全年增长为代价,专注于一件事——竭尽全力构建安全保障体系,确保驾乘人员的安全。”

滴滴上市前夕,程维柳青获得巨额股权激励

滴滴集团层面的两笔大规模融资仍发生在2017年。

其中,2017年4月,滴滴出行宣布完成超过55亿美元的融资,以支持其全球化战略的推进和尖端技术的投资。 2017年12月,滴滴再次宣布完成新一轮超40亿美元股权融资。

滴滴两轮投资方均来自软银。软银的第一笔投资是 50 亿美元,第二笔是 30 亿美元。软银两轮的投资条款是一致的。当时滴滴的估值约为570亿美元。

2020年以来,滴滴的资本行动再次增加。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2020年5月,滴滴旗下自动驾驶公司完成5亿多美元融资,加大研发和测试投入,深化产业合作。本轮投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估值超过30亿美元。 .

2021 年 2 月,青聚完成 6 亿美元 B 轮融资,获得超过 4 亿美元的银行授信额度。

滴滴的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优于2021年3月底分拆。橙心优优于3月进行了A1、A2轮融资和可转债。其中,A1轮由软银出资9亿美元,A2轮由管理层出资,约2亿美元。

Orange Heart Optimal Group 还向滴滴发行了总额为 30 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滴滴有权将债券转为股票。橙心优品估值18亿美元,滴滴持有橙心优品32.8%的股权。

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货运业务获得融资,估值28亿美元,滴滴持股57.6%。

在此之前,滴滴的董事会有 8 名成员。滴滴的管理层,包括程维和柳青,占据了3个席位。来自阿里、腾讯、软银、苹果的代表和金融投资人各占一席。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还公布了滴滴上市公司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名单。经股东大会决议,程伟、刘青、朱敬石被任命为执行董事。

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勇都是滴滴的董事。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董事会的组成

软银任命的董事会成员松井健太郎仍在此次披露的董事名单上,但根据此前的约定,软银将在滴滴正式上市后退出滴滴董事会。滴滴。金融投资人博宇资本董事总经理陈志毅也将在正式上市后辞去董事职务。

日前市场传闻,上市前夕,滴滴向高管增发股票。根据滴滴此前公布的定价区间为13-14美元/ADS(每股4ADS=1股普通股),滴滴在上市前急于给程诚。魏向柳青增发股份约170亿元,增发股份至多58亿元,其他高管共计240亿元。

互联网公司在上市前夕向高管发行股票的情况并不少见。当年小米上市前夕,小米董事会授予雷军2%股权,当时价值99亿元;京东上市前夕,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收购了公司4%的股权。

不过,滴滴上市前的这次股权激励还是引起了一些争议。

有网友认为,在过去的快速发展过程中,滴滴稀释了过多的股权,导致管理层持股不足。上市时,管理层以向高级管理人员增发股票的形式要求董事会批准,这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

这场风波的实质是对滴滴2017年12月股权激励计划的重述。具体来说,滴滴于2017年12月启动了股权激励计划,规模为1.950亿普通股; 2021年上市前,滴滴将此次股权激励计划调整为1.1690亿股;但2017年股权激励计划中,5629万股已进入回购期,滴滴并未兑现;

2021年第二季度,基于滴滴2017年授予董事和CEO的6671万股=2.67亿ADS=2330亿股用于激励,6350.1被授予部分高管滴滴。万股=2.540 亿 ADS = 221 亿元人民币完全归属。

这是公司加强管理控制的安排。也就是说,滴滴的管理层在滴滴上市前就获得了大笔的股权激励,约占滴滴股权的4%至6%。 .

软银为大股东,郑持有其7%的股份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IPO前,软银持有21.5%,优步持有12.8%,腾讯持有6.8%,滴滴创始人程持有7%;刘青(刘青)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持有1.7%。

优步入股滴滴源于2016年8月滴滴与优步中国的合并。此后,优步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复制了这一模式。

近日,东南亚网约车和快递服务巨头 Grab 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Altimeter Growth Corp 的合并上市。新公司估值 396 亿美元。

2019 年,优步在东南亚复制了这种模式。优步要求 Grab 收购优步的东南亚业务。作为此次收购的一部分,优步收购了 Grab 27.5% 的股权。 Grab 也被称为东南亚版的滴滴。 2017年,Grab宣布完成由软银和滴滴领投的25亿美元融资。截至目前,滴滴持有的Grab股权价值近30亿美元。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更新招股书披露,具体超级投票权比例为1:10,即A类股持有人可以为每股股份投票,而B类股持有人可以为每股股份投票。十票。

程伟、刘青、朱敬石共持有9.8%的股权,按照超级投票权1:10的比例计算。不考虑IPO稀释情况,程伟、柳青、朱敬石的总投票权超过50%。

IPO后,软银持有20.2%的股份和10.7%的投票权;优步持有12%的股份,拥有6.4%的投票权;腾讯持股6.4%,拥有3.4%的投票权;

Cheng 持有6.5% 的股份,拥有 35.5% 的投票权;柳青(青柳)持有1.6%,拥有22.8%的投票权; Stephen Jingshi Zhu 拥有1.2% 的投票权。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随着滴滴的上市,程维和柳青也被提升到了中国顶级富豪的行列。

以下为滴滴路演PPT(雷迪网整理):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滴滴CEO程维:我一直没有驾照但没那么沮丧

评论
  • 消灭零回复

最新评论

  • wdm3212
    07月03日

    想要想要,谢谢!

  • wdm3212
    06月16日

    111111

  • wdm3212
    12月22日

    非常感谢!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