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晓光回应称其并未出轨:演“艺”而生(图)

2021-08-04 10:39发布

近日,一段于晓光与陌生女子亲密拥抱坐在她大腿上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行为十分亲密,涉嫌出轨,引发网友谴责。当天中午,于晓光所在的韩国经纪公司BH Entertainment对视频做出回应称,并未出轨。视频中的人只是比亲人要好的邻居和同事。于晓光已经反省了,以后会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然而,回应并没有平息舆论,反而助长了讨伐。

7月17日中午,于晓光发回了一条回复综艺,并附上了秋瓷炫给网友的“道歉信”。秋瓷炫的这封道歉信同时以韩文登载在INS上。事件就此结束。

此前,于晓光因在韩国综艺节目《同床异梦》中饰演秋瓷炫所塑造的“女强男弱”形象而被誉为好男模。韩国走红的同时,也引起了中国观众的关注和喜爱。他的“事业巅峰”,完全得益于妻子秋瓷炫的走红,以及韩国综艺节目助力的“深情设计”。

于晓光在韩国网站上的信息完整性堪比韩国出道艺人和中国一线演员

从“假想婚姻”真人秀《我们结婚了》,到真人明星夫妻的婚姻生活节目《新婚日记》和《同床异梦》,再到《重逢》离异夫妻《我们离婚了》,韩国综艺节目屡屡出现新花样,拓展韩国文化娱乐领域的边界。并从中引出了“工业甜味剂中的佼佼者”维尼夫妇、“毒奶”具惠善安宰贤夫妇、“凤凰男”于晓光秋瓷炫夫妇等热门话题和人物。已创建。

另一边,曾经落后于起跑线的中国综艺节目,却越来越红火。中国情感综艺和韩国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中国制造出在亚洲引起轰动的“人造糖精”这么难?对此,中文资源网通过对韩国娱乐圈从业者的采访,从艺人设计、细节、核心点等角度分析了中韩综艺节目的差异。

艺术家的定义不同:

为表演“艺术”而生,为“表演”艺术而生

“韩国艺人在决定出道时会有自己的个人设定。出道后,他们必须天生扮演艺人,并将其融入日常生活。”一位韩国娱乐工作人员说中文资源网说。

与国内娱乐圈人物的断断续续的变化不同,韩国艺人大多在出圈前生来就扮演角色,而他们的发展伴随着作品的及时融合和变化、观念的变化,以及当下的流行元素。

“通过一些对比,我们发现‘伴奏型’一旦建立完善,最大的好处就是真实且根深蒂固。艺人爆出负面新闻后会两极分化。我们可以保留忠实观众。同时,调整模型,继续应用。具体情况看舆论,但通常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转换后的形象会被用于参与综艺节目的复出。因为它是确实如此,讨伐中立党后成为忠实观众的几率也会更大。”韩国经纪公司的经纪人K说。

如同王者动画主角的成长故事,勾勒出艺人的成长历程,在多方合作下演绎出完整的“伴奏型人格发展曲线”。综艺节目是她们转变性格、加深印象的最佳渠道。

于晓光“出轨”事件发生后,中国网友对晓光展开了全面讨伐。以往,几乎每一个对“中国国籍”相关事件进行猛烈抨击的韩国网友,根据于晓光在《同床异梦》中以妻子秋瓷炫为中心的“深情”表现,《心愿》一分为二派系,语言温和。于晓光回应称其并未出轨:演“艺”而生(图),于晓光解开的比例并不罕见。

少女时代综艺九人全体综艺_台湾综艺 大陆综艺_综艺

韩国综艺节目用“故事”来打造和巩固艺人的才华,创造卖点。相对而言,明星的表演也是影响综艺节目走红的重要因素。艺人本身不符合节目定义,也不会受到节目组的青睐。

在大陆娱乐圈,个人设定只是中国艺人演艺生涯的一个可选部分,中国对“艺人”的分类含糊不清,尤其是在“限韩令”生效后,韩国团队撤退。大部分节目以热门话题人物和流量明星为主,中国艺人缺乏相关经验,这使得中国节目组在选择艺人参加综艺节目和开玩笑方面相对缓慢。

细化管控问题:只关注“大市场”,不拘泥于“小板块”

曾在中韩合作节目中担任PD的K在评论中国综艺节目时表示,“该关心的不要太详细,细节不要太详细。”

韩国综艺节目的核心体系是“以编剧为中心的体系”。一个由几人甚至十几人组成的编剧团队,负责设计整个真人秀的剧本,包括节目流程、画面设计、服务、舞台摄影。小游戏规则和线路噱头要反复推演和计算,艺术家的行为和言论是他自由发挥的结果。编剧虽然是核心,但一档综艺节目从策划到播出,导演占据了70%~80%的重要性,编剧是重要的支撑。

同样的模式下,韩国节目引进中国后,节目组对编剧的依赖性很强。灿星制作副总裁陈迪曾公开表示:在综艺节目《奇葩挑战》中,传播伙伴(业余)、传播明星、现场调整建议、及时响应等都是由编剧亲自匹配。

在没有导演指导的情况下,为了产生节目所需的反应,一些缺乏真实性的“细节”诞生了。

以韩国综艺节目《西游记》为例。此前,由于常驻嘉宾圭贤服兵役,需要新成员加入。为了展示真实性,捕捉成员们惊讶的细节,新成员PO被董事要求对这些信息严格保密。录制当天,几位PO朋友的嘉宾纷纷被他的突然出现惊呆了,最后剪辑反响热烈,导演如愿以偿。

另一方面,在芒果综艺节目《老婆的浪漫旅行》中,从头到尾知道旅行者名单的谢娜和魏大勋,与魏大勋偶遇。表情缺乏自然感,气氛有些尴尬。同样的遭遇,节目的导演和编剧不得不敷衍一下。

韩国综艺节目《无限挑战》和《两天一夜》总编剧温恩爱曾说过,“编剧要不受约束,想像无限,PD负责把编剧的想像付诸实践。 ”导演和编剧就相当于一个家庭。中国的父亲和母亲可能没有准确的分工,但两者必须通力合作,实现双赢。

台湾综艺 大陆综艺_综艺_少女时代综艺九人全体综艺

事实上,国内平台自制综艺节目大多只是抄袭框架,缺乏额外的耐心打磨细节。后流量时代,编剧、导演变成了为艺人服务的“职员”,导致综艺市场只关注“大市场”,不拘泥于“小节”的现象。

核心点不同:韩国做“梦”,中国做“戏”

“韩国的哲学是文化治国。韩国综艺和韩剧的使命是以梦想的形式传播美,然后才有后续的文化输出。”韩国影视行业从业者A说。

韩国综艺节目通过发掘嘉宾在节目中的优势来宣传节目和嘉宾。核心是“卖欢乐”,做梦,创造美,让节目和嘉宾受到更多观众的喜爱。这也导致不少“于晓光”等在节目中美丽、甜美、恬静的嘉宾,在节目中撕下面具,屡屡登上新闻头条,让观众目瞪口呆。

国内一些综艺节目极力挖掘嘉宾争议的一面,并通过剪辑放大,制造“焦虑”,让观众逐渐反感。

在综艺节目《新日记》中,麦迪娜在化妆时提到了好友海璐和于晓彤的恋爱史。她的言论立即登上微博热搜榜,引发广泛舆论和热议。 ,被网友指责低情商,Medina回应称,该片段未经Medina同意,由节目组私自剪辑播出。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开播前,芒果曾经放大了妹妹之间“意见不合”、“退缩”等毫无根据的争执问题; “夫妻”是个噱头。节目开播后,弱化了团结、友情、美好旅行本身的意义。以郑爽为中心,强调了他与许晴、宁静、杨洋的戏剧冲突。各种行为引起观众抱怨、反感和视觉疲劳。

其次,合作艺人之间的“公开暗斗”以及台面上的表情和个性的流动,也是中国综艺节目缺乏积极友好的传播力的关键之一。

韩国情感综艺的成功是节目组、经纪公司、参演艺人的“合作共赢”。

在中国,“人”是主导因素,艺术家的个人利益是首要的。艺术家有不同的气质和个性。一旦个人情绪因素爆发,节目的CP线将难以继续,即使他们后期尽力渲染。也很难达到“工业糖精”的过关效果。

所以,这都是工业制造。韩国综艺节目是节目理念、经纪公司利益、艺人自身共同努力打造的人造“糖精”。俗话说,人造糖总比不加糖好。并且一些中国综艺节目倾向于使用艺人底片、争议事件或恶意剪辑来引起话题,妄想创造流量奇迹,对节目本身内容的关注度似乎要弱得多。

“工业糖精”是一把双刃剑。于晓光事件再次为韩国综艺节目擅长制造粉红泡泡、粉饰太平甜甜提神提供了更多证据。在综艺节目中,作为观众,区分现实和“造梦”空间,不轻易造神,或许是理性的方法。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