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综艺,是rapper的唯一出路吗?(组图)

2021-10-11 19:58发布

这段时间,Rapper的存在感很高。JONY J在爱奇艺《青春有你2》中担任说唱导师。

观众席中,女rapper是奈万,何美妍和练习生们抢偶像的那份时,毫不留情。

此前,刘伯信以惊喜歌手的身份出现在《歌手年》中。

同一期综艺,王善火和帕克组团前往芒果卫视、江苏卫视新综艺节目《我们的乐队》。

有人质疑:“说唱歌手为什么要来乐队演出?” 王山火作为一个代表他态度的乐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但凡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乐队的形成只是一种形式。

参加综艺节目是说唱歌手的唯一出路吗?

回顾2020年,继爱奇艺《中国新说唱2020》之后,芒果TV将与Listen Up联合推出“节奏音箱”。导师阵容由4位名人和4位说唱歌手组成。据说4月份推出(目测延期)。

B站也正式宣布将成为首个SS级开发说唱音乐节目。

这么多综艺节目,说唱歌手能走红吗?不妨做一个盘点和分析。

Rapper出道,当“真红”有多难?

纵观这几年主流Rapper的发展轨迹。

主要分为几类。

1、风格学校。

这种说唱歌手,通过《新说唱》系列等综艺节目,形成了独特的个性和音乐标签,甚至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真正出圈的只有中式GAI和东北汽波的董宝诗。

有趣的是,凭借一首风靡全国的歌曲《野狼disco》,GAI圆了GAI未完成的梦想,成为第一个登上春晚的说唱歌手。

综艺大本营 综艺_综艺_综艺最劲爆-火爆看综艺 迅雷下载

2、实力派。

这样的rapper很多。他们或许能够在节目中不断突破壁垒,拿下冠军和季军,比如艾热、黄旭、大莎、杨和苏、纳乌克热等,他们是公认的OG或者黑马圆圈。但由于年龄、形象、时尚感等多种因素,商业价值潜力不大。节目结束后,流量自然急剧下降。之后的活动主要集中在送歌、去音乐节、写商业歌曲等方面。

3、偶像派。Rapper向偶像转变是可以理解的,也一定是大势所趋。

我们查了近年从rapper转为偶像的偶像名单。

发现它们往往有以下共同点:

1、 说唱能力不强,在《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等垂直专业竞技综艺节目中没有优势,也拿不到好排名。然而,他们转向了《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或《青春有你》等偶像综艺节目。他们的长相不错,舞蹈能力和学习能力都跟得上,比标准的工业生产还要好。学员的原创性、攻击性和独特性更强。像小鬼和yamy就是最好的代表。

即便出道后也以rapper的身份运作,相比枯燥的画面,他们有自己的亮点和特点。Yamy发行个人单曲《竹林藏虎》,充分展现了女rapper的气场,无论是午后的慵懒,还是在朋友的刺激下发布10分钟的freestyle,她是粉丝,含糖量高。

2、 不管出道与否,与rapper相比上综艺,是rapper的唯一出路吗?(组图),他们只能靠出专辑、写广告歌曲、参加音乐节来赚取版权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他们在《偶像综艺》中镀金或圈流量后,商业价值可翻n倍。(点击回顾:《独家调查|在中国做rapper,能不能养活自己?)

小贵、亚米、张彦琦出道后,无论是团队配置、专辑质量,还是商业表现水平,都将作为组合成员获得更多的一线资源。

比如朱兴杰获得了第14名,并没有以团体身份出道,但赛后,在爱奇艺经纪公司果真娱乐的支持下,他也获得了续航的机会和资源。比如2019年参加了东方卫视的《奇妙新世界》、爱奇艺的《我也喜欢你和我》、《我和我的祖国》等节目录制,出现在《男装》街拍,以及成为了因子面膜代言人的黑金。

陈思健原本打算做人生第一张新专辑巡演《这里没有大人》。虽然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但他一直在唱歌,还会出现在QQ音乐《Meet it Radio》、爱奇艺《vlog在做生意》等热门歌曲中。然而,他也有一些说唱歌手的共同负面因素,比如暴露在他私人生活的混乱中。他本人在微博上解释说:“也许我不适合做偶像,但我从头到尾都坚持着我做音乐的初衷,对音乐绝对真诚。” 他试图证明自己成为音乐家的决心。

2020年,我们将看到奈湾何美妍进入《青春有你2》。两人在《中国新说唱2019》中的镜头不多。存在感强的女rapper能否突围,就看现在的流量了。,非常困难。但以vava为例,秀后的流量是不可持续的,这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最佳选择。

上《歌手》,组建乐队,跨影视,

说唱歌手的困境有解决办法吗?

前面说过,rapper参加竞技综艺时,排名并不是决定后续走向的唯一标准,更不是正相关。

综艺大本营 综艺_综艺最劲爆-火爆看综艺 迅雷下载_综艺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China Rip Hop”,它获得了最大的流量红利。

GAI成为中国风说唱代言人。tt粉丝数突破600万。欧阳静和王嘉尔一直是《偶像练习生》的Rap导师,当他们来到《青春有你》时,也吸引了阿夫格尼。

现在《蓝色2》的说唱指导老师已经改成了JONY J。

我们不妨把这群人分成几类。

1、跨界影视。GAI曾经出演过自己的影视作品,引起了一阵讨论,但他不太可能转向演员的方向。

欧阳静从演员中受益匪浅,也拍过一些《回归旧业》的电影。比如他参演了刘德华古天乐主演的电影《扫毒2》,但2019年主演跨界网络电影《孙悟空:孙悟空:孙悟空》。据专业人士数据版猫眼,片子制作成本880万,但累计账目只有280万。,片中没有水花,投资好像白费了。

这恐怕也是对说唱歌手后续的敲响警钟。

2、 抱抱电视台的大腿,如《歌手》,组成乐队。

Rapper普遍从网络走红,走上主流平台,这也是突破口之一。

其中不少与湖南卫视王牌音乐综艺节目《歌手》有过关系。从当GAI作为第一个嘉宾带着《海中的笑声》和《爆场》意外“退役”,到王善火、艾热等助唱嘉宾空降,再到今年刘博信作为踢馆歌手,《突袭》《华晨宇》一曲《曼塔》惊艳全场,抢眼。但票数的悬殊,完全体现了说唱歌手和主流歌手的差距,而且一时之间无法改变。

你看,王山火先是去爱奇艺的《歌手》热血写歌,现在又去了芒果TV&江苏卫视的《我们的乐队》,声称要组乐队,但他什么时候才能“拍”出另一首热门歌曲像《转动你的眼睛》?还要打个问号。毕竟,热门歌曲需要力量和运气。

3、凭借颜值高、流量大的优势,向时尚靠拢。

2019年夏天,演唱《庆功酒》的福克斯以其奇特的画风和独特的画风闯入大众视野。虽然比赛成绩平平,但在“中国新说唱”比赛结束后,他很快就加入了吴亦凡的新综艺节目angelbaby的《时尚搭档》。他曾承认自己被深深质疑:“他们为什么认为你是?”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每个人都会想你,你怎么能这样,我们生而为你,我们甚至认为我比你好,我比你帅,甚至还有一群人我不喜欢穿的不像你。衣服,你是怎么弄的?”

针对质疑,他迅速为自己发行了一张专辑——《Born To Be Like This》。

是的,每个人都在寻找新的出路,但要走红有多难,无论是偶像、拍戏,还是疯狂的综艺,作品都没有流通,估计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有多难是要流行起来。我喜欢听到的是,2020年,爱奇艺芒果TVb的几大平台都会成立来唱歌。新军在哪里?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