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为韩信离开项羽、投奔刘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韩信’起先是谁的部下?后来又怎么效力于刘邦…)

2021-07-26 18:06发布

‘韩信’起先是谁的部下?后来又怎么效力于刘邦… 曹操,之后萧何夜下追韩信,才效力刘邦 刘邦听到临死的韩信说什么话,让他吓出一身冷汗?公元前196年,一代兵神韩信最终还是走上了不归路。 他在萧何的诱骗之下,只身进入皇宫,结果被吕后派遣士兵击杀。 根据民间的说法,韩信死的可是非常的凄惨,因为刘邦曾经...
1条回答
心跳信号
1楼 · 2021-07-26 18:06.采纳回答

你认为韩信离开项羽、投奔刘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韩信’起先是谁的部下?后来又怎么效力于刘邦…)

‘韩信’起先是谁的部下?后来又怎么效力于刘邦…

曹操,之后萧何夜下追韩信,才效力刘邦

刘邦听到临死的韩信说什么话,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公元前196年,一代兵神韩信最终还是走上了不归路。 他在萧何的诱骗之下,只身进入皇宫,结果被吕后派遣士兵击杀。 根据民间的说法,韩信死的可是非常的凄惨,因为刘邦曾经与韩信有过约定,"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不杀",所以吕后就把韩信蒙在了一个布袋子里,然后绑在房梁上,派宫女用竹签活活把他给戳死了。 等到刘邦出征回来,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也不禁 "且喜且哀之",但是不放心的他还是问了下吕后,韩信死前有没有说了什么。 吕后回答了一句话,顿时让刘邦汗毛倒竖。 原来韩信说: 吾不用蒯通计,反为女子所诈,岂非天哉? 大惊失色之下,刘邦立即叫来士兵缉拿蒯通,一定要亲自煮了他。 那么这个韩信口中的蒯通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韩信这平常的一句话会让刘邦这样的害怕呢? 这得要从韩信的出身开始讲起,我们大家都知道,他本来是一届失业青年,还曾经受过胯下之辱。 等到楚汉相争的时候,胸怀大志的韩信立即从军,在项羽的手底下做事。 可惜项羽并没有重用他,所以他就只能够投奔了汉王刘邦。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韩信在刘邦这里同样没有受到重视,只能够担任一个从事礼仪工作的郎中。 然而"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韩信却非常幸运的遇到了自己的伯乐,那就是夏侯婴和萧何。 最终在萧何的推荐之下,韩信受到了刘邦的重用,并且得到了独领一军的机会。 而韩信也正是率领了这一支部队,先后攻灭了魏国和赵国,甚至还兵不血刃的降服了燕国和代国。 正当他志得意满,准备开始攻打齐国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消息,齐国已经投降了。 原来是刘邦手底下有一个说客叫做郦食其,他亲自去说服了齐王田广,让齐王成为了汉王的盟友。 本来一切都非常的平常,可是正当韩信准备要撤军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阻止了他,这个人就是赵国的谋士蒯通。 说到这个蒯通,其实他本来的名字叫做蒯彻,只不过司马迁在写《史记》的时候,因为要避讳汉武帝刘彻的名讳,所以就把这个人改名叫做了蒯通。 这个蒯通从小就熟读经史,深通帝王之术,所以,天下大乱对他来说正好是施展抱负的良机。而就在韩信决定从齐国边境退兵的时候,他突然之间献上了一条毒计。 他对韩信说: 汉王何曾让将军退兵?那个郦食其只是一届的书生,动动嘴皮子就好像收复了齐国,而将军带了这么多部队,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灭掉了赵国。这样一比较的话,难道将军的功劳还不及一个穷酸的书生吗? 蒯通这么一说,韩信果然就恍然大悟。 于是他马上带兵出征,在齐国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直接占领了齐国的都城。 而齐王田广也以汉国背信弃义为由,把郦食其给残忍的烹杀了。 蒯通的这条毒计可谓是损人利己,他没有为天下大局着想,也没有为齐国的黎民百姓着想,更没有为郦食其着想,他只是考虑了自己的个人利益。 他用煽动性的语言,撺掇韩信起兵伐齐,成功的在刘邦和韩信之间制造了裂痕,从此种下了互相猜忌的种子。 他也就是想要迫使韩信能够自立为王,这样他可以更好的施展自己的抱负。 果然韩信自以为立下了一个大功,便向刘邦派出了一个使者,想要封他自己为代理的齐王(假王)。 而这个时候,刘邦正好被项羽打的找不着北,韩信的情奏无疑就是要强迫刘邦来承认自己的地位,给他一个名分。 对于这种近乎是逼迫的行为,刘邦当然非常的愤怒,可是考虑到当时的大局,他没有办法之下,只能够机智的改口说: 大丈夫要做就做真王,为什么还要做什么假王呢? 虽然刘邦明面上这么说,可是蒯通深知这已经触怒到了刘邦的底线,一旦韩信和刘邦共同击败了项羽,那么失去强敌的他们肯定会有一场非常惨烈的冲突,而这就是他攫取富贵的最佳机会。 所以在有一天,蒯通突然之间说要给韩信相面。 然后他对韩信说: 从你的面相来看最多不过是封侯的命,而且前方的路途会凶险异常,可是我看你的背影,却发现贵不可言。 韩信一听之下就来了兴趣,问他到底应该怎么办。 蒯通就侃侃而谈说: 大王你以一人之力已经平定了四国,可谓是功高震主。而现在你手握强兵,倒向汉王,则汉王肯定会成功,倒向楚王,则楚王一定会胜利。所以我建议你自立为王,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到时候成就帝王之业。 原来所谓的背影其实只不过是背叛自立,他说的非常的巧妙,就是说如果韩信不背叛汉王,那肯定会被刘邦鸟尽弓藏,而前途非常的凶险,可是如果他背叛,那么就会成三足鼎立之势,最后也说不定可以成就霸业。 蒯通的话,其实让韩信从灵魂就开始感到颤抖,一方面他非常的恐惧,因为他潜藏在心里的那些小心思居然被蒯通一眼看穿,而另外一方面他也非常的兴奋,因为成就霸业肯定是每一个人的梦想。 于是他让蒯通先退下,自己要思考两天,几天之后韩信又一次召见了蒯通。 蒯通自信满满,本以为以自己对人性的了解,韩信一定会言听计从,可是却被韩信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韩信说: 我还是不忍心背叛汉王,他对我有知遇之恩,我现在怎么能够背叛他呢? 这让蒯通非常的失望,他怎么也想不到。韩信表面上的野心勃勃,居然是胸无大志,还对刘邦存着感恩之心,所以他非常失落,说: 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弗行,反受其殃。 意思就是说,上天已经把这个好东西交到了你的手上,你还不去拿,那肯定是要倒大霉的。 后来,蒯通长叹一声,知道自己的梦想是已经破灭了,而为了防止被灭口,他就装疯卖傻的逃命去了,再也没有见过韩信。 可是虽然韩信没有被蒯通所说服,但是已经注定了他的悲剧。 在他当上了齐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普通的臣子。 对于刘邦来说,韩信也并不是一个可以如臂使指的将军了。 就像在垓下之战的时候,刘邦已经被项羽围困在了固陵。 情急之下,他请求韩信发兵相助,可是韩信却充耳不闻,假装没看见。 这个时候,张良建议刘邦对韩信说,击败项羽后共分天下。 刘邦照做后,果然韩信带了10万精兵来援。 最终,他们一起打败了项羽。 可是这种"共击项王"之约,实际上就是对刘邦一种赤裸裸的背叛。 所以在垓下之战后,刘邦进入了韩信的军中,一举夺取了他的兵权。 可是刘邦也并没有当场就将他诛杀,出于其他的考虑,先是将他分为了楚王。 一直到了公元前202年,刘邦才以谋反的名义把韩信给抓捕,扣押在了长安,却依然没有伤及他的性命,而是将他封为淮阴侯。 可是韩信依然不安分,先是撺掇自己的旧部谋反,后来又在长安蓄养死士,在阴谋败露后被吕后所杀。 所以,韩信会在死前有那样的感慨,说自己没有听从蒯通的良言。 而刘邦听到后,真的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说当年韩信听从了蒯通的计策,那么也就没有他刘邦什么事了,所以他准备马上把这个蒯通抓来,亲自把他给煮了。 只是在临刑前,蒯通却还在鼓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 那个时候我只知道有齐王韩信,而不知道有汉王刘邦。各为其主,出谋划策,和我一样做的人多的是,难道陛下可以把他们都杀了吗? 刘邦一听觉得有道理,居然真的将他给释放了。

你认为韩信离开项羽、投奔刘邦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先看韩信对项羽的评价:

项王一声怒喝,千人会吓得胆战腿软,可是他不能放手任用贤将,这只算匹夫之勇。项王待人恭敬慈爱,语言温和,人有疾病,同情落泪,把自己的饮食分给他们。可是等到部下有功应当封爵时,他把官印的棱角都磨光滑了也舍不得给人家,这是妇人之仁。



再看韩信对刘邦的评价:

陛下您虽然带兵不如臣,但你善于带将,所以我被你擒住了,况且,你的能力是上天给予的,不是我这样的人可以相比的。

当然这只是韩信事后的评价,韩信背弃项羽投奔刘邦的最初原因就是因为:韩信在项羽处不受重用,官不过郎中,计不被采纳,听说汉王刘邦善待人才,于是去刘邦那碰碰运气。

为什么韩信选择投奔刘邦?

很多人认为是刘邦知人善用、礼贤下士,当然这也对。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刘邦的出身,从一介布衣亭长做到当时的汉中王,完成了从屌丝到王侯的蜕变,这正是韩信期待的人生理想,这才是韩信投奔刘邦的真正原因。



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后,大部分诸侯王都是原六国贵族,如魏王魏豹、韩王韩成,连项羽本人也是楚国贵族,小部分诸侯王是布衣起家,如九江王英布,常山王张耳,汉王刘邦。

而汉王刘邦是十八路诸侯中实力仅次于项羽,领着一帮农民、下层官吏、小商人一路打进咸阳,成为王侯将相。而韩信自小有一番理想,想建立功名,扬名立万,刘邦这样的队伍正是韩信所期待的,而贵族是看不起寒门出身的韩信。



韩信离开项羽前,显然有一番投奔谁的想法,那个时侯没有通讯工具,只能口口相传,韩信显然分析过,觉得刘邦是他投靠的人。

当然韩信投靠刘邦后也并未受重用,一是韩信出身贫寒,没有人推荐,二是韩信没有名气,也见不到刘邦,只做了个接待宾客的小官,后犯法待斩经夏侯婴所救推荐给刘邦,也不过封了个治粟都尉(管粮食的小官),韩信多次与萧何交谈,经萧何认定为人才才推荐给刘邦后受重用。

萧何可谓是韩信的伯乐,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人才也是需要发现的!

一周热门 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